明升国际

大联盟球员不是沙西米 大谷翔平好日子快过完

photo (30) 北京时间2018年4月26日,明升体育报道,大谷翔平在上週六对巨人的比赛中四打数击出两隻一垒安打,一扫前一战对红袜同样是四打数却无安打而且被三振三次的阴霾。然而随著球季的进行,各队对大谷的打击型态甚至是罩门越来越了解,他所面临的考验也会越来越严厉。首先是大谷追打坏球的比例显然过高。就像其他初进大联盟的新人一样,大谷的出棒欲望相当强烈。目前为止他的出棒率高达52.3%(联盟平均只有45.2%)。问题在于他追打坏球的比例高达42.7%──不但比平均29.1%高出不少,而且在全联盟排名第十名。 (Vladimir Guerrero),当年就是以「球来就打」的「无差别出棒」策略而闻名。但不像葛雷诺,大谷出棒打坏球时,击中球的比例(61.5%)并不比其他球员(平均61.0%)高出多少。而对手已经开始学会吊球到好球带外诱使他出棒了——当大谷打击时,投手投进好球带的比例只有38.1%,最近三场更分别只有31.8、33.3%及30.0%(联盟平均是43.6%),这也是他在对红袜的比赛中苦吞3K的主因。未来对手当然会更变本加厉攻击他这个追打坏球的弱点。 同时大谷目前所面临的最大危机还不在于打击,而是天使队高层更加看重的投球——或者应该说对大联盟投球环境的适应上。上週三面对红袜时他只投了两局66球就下台一鞠躬,赛后天使队表示是因为大谷右手中指的水泡影响他的控球及投球威力,甚至完全无法将变化球投进好球带,为保护他的手指才早早让他下场。确实,投手手指长水泡时有所闻,而且近年来更有许多投手怀疑大联盟的用球表面有所改变,造成他们更常为水泡问题所苦。蓝鸟队王牌投手史卓曼(Marcus Stroman)去年更曾公开质疑,大联盟的新用球正是困扰他的水泡问题元凶。 对包括大谷在内的日本投手来说,这个问题又更加複杂。由于大联盟用球的材质与日本职棒用球不同——球体稍大且较滑,因此更难控制,导致用相同的投法投出,在日本跟在美国的球路变化可能完全两样——尤其是变化球的变化幅度。所有赴美挑战的日本投手都必须因应这一点做出调整,大谷也跟不少前辈一样,在前往美国之前就已经开始适应大联盟用球。包括星期三对红袜的生涯首败,大谷已经在大联盟投了249球(这还不包含春训的用球数),因此他早已度过这段适应期。但长时间使用大联盟用球给手指带来的负担,他是否也已经能够承受?还是可能必须经历一段阵痛期,甚至像某些投手,会时常为手指上的水泡所苦?现阶段这个问题可能还得打上一个大问号。 类似这样因为美日环境迥异而产生的「眉眉角角」还有很多,有些像用球的适应一样能够「及早发现,及早治疗」,有些像用球带来的负担,可能要经历一段时间才会浮现出来,更有些可能会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就像当年黑田博树挑战大联盟时,就曾因大联盟投手丘的硬度不同吃了一番苦头。与日本职棒使用的松软土质相比,大联盟的投手丘用土较硬,因此反作用力也较强。黑田博树因此长了水泡——只不过不是在手指,而是他的脚掌上。为此道奇队医还找来特殊护垫以保护他的脚掌,提供球鞋给黑田的厂商也特别为他打造保护脚掌的钉鞋。将来大谷会不会也面临相同的问题呢? 撇开这些与适应有关的特殊问题不谈,在先发主投跟上场打击时,战绩独走的红袜都给大谷上了一课「震撼教育」。在面对第一名上场打击的明星外野手贝兹(Mookie Betts)投到满球数后,大谷投出一记低于好球带且时速高达97英哩的犀利快速球,但照样被这位最会打全垒打的第一棒狠狠轰出全垒打牆外。反之隔天大谷最后一次上场打击时,最近因干架而声名大噪的红袜救援投手凯利(Joe Kelly)投出更快的98英哩内角速球(同样是一记坏球),让大谷挥棒落空吞下单场第三K。这就是在日本职棒以及任何其他地方都看不到,专属大联盟所独有的顶级强力棒球,相信也带给大谷一定程度的心理震撼。 为了实现二刀流,大谷将不断面临这样的严厉挑战,必须同时应付投打两端的不同问题,而且这两方面还可能交互影响,更增加问题的複杂度。就像右手中指的水泡,虽然他本人表示并不影响他的打击,但真相是否如此?或许只是他没有意识到?大谷所面临的这些考验难度之高,实非常人所能想像,但也只有像他这样的天才,才有机会克服这重重难关。更多热点新闻尽在明升体育 http://www.jiaoshoujiazulin.com/

Leave a Reply